6
火事杂谈 | 禅哥12问:这些问题在消防改革中如何解决?
来源:火事杂谈作者:禅茶诗书 2019-09-07 13:47:22浏览量:753

【引子】

多数人都只是在大改革到来的时候才学会反思,并且这种反思通常会把过去说得一无是处。当反思的人们试图把自己同那个“糟糕的昨天”完全割开的时候,他们的反思也就欠缺客观,他们的批判也就不再理性。然而,正是这种几乎不分青红皂白的反思和批判才给改革带来了最大的动力,这便是狂热和盲从的唯一好处。

【正文】

改革、应急管理部成立、设立消防救援衔、脱军装换“火焰蓝”、总书记授旗并致训词,光荣的消防队伍已经进入到崭新的“应急模式”。

目前看来,改革的“物理变化”已基本完成,但人们所期待的“化学变化”才刚刚开始。据禅哥观察,尽管改革者们始终在步稳蹄疾地大力推进,但“化学变化”注定要经历一个漫长而十分艰难的过程。之所以漫长,是因为有些认识和意识需要很大转变。之所以艰难,是因为有些理念和观念需要彻底颠覆。

好在经过近两年来的讨论与思考,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已经浮出水面。

比如,消防救援职能任务的边界问题。摘马蜂窝、捞尸体、取钥匙、拆迁维稳、讨薪跳楼整天整夜的现场盯守等等,是不是浪费了资源而应拿出去?

比如,消防监督监管的职责边界问题。综合监管、直接监管、属地管理,它们的责任边界在哪里?消防监督的“无限责任”何时才能终结?

比如,消防人才培养和队伍建设问题。什么时候才能建立“一人一档”?什么时候才能分层次、分梯次、有计划、科学合理地有针对性地、渐进式地培训?一窝蜂、大呼隆、一刀切、运动式的培训何时才能终止?

比如,消防宣传悲怜文化和伪政治问题。过度的宣传消防以及悲情牌的滥用现象是否存在、是否普遍、是否严重、是否应该得到整治?那种打着讲政治、正能量的旗号实际上却大行误导之能的类似于消防车闯红灯撞私家车“撞了白撞”式的高调宣传是不是应该得到纠正?

比如,消防培训的伪专业化欠规范问题。社会上的那些招摇撞骗的“消防专家”们何时才能收手止步?那些滥竽充数的家伙们何时才能被揪出来而不至于继续瞎忽悠、祸害老百姓?培训师、讲师的资格认证与培训行业的行规何时才能出台?

比如,消防法规技术标准过严过滥问题。既然主张简政易行,那么任何一个单位场所都有隐患、任何一个企业老板都在违法,这种窘境何时才能改变?

比如,消防救援行动的信息公开问题。如果再遇到类似杭州保姆放火案那种情况,当事人和老百姓最为关切的那些信息还是不能公布出来吗?我们是不是还能继续以“军事行动不在公开之列”为由继续捂着锅盖?如果公开,应该在什么情况下公开、怎样公开、公开哪些内容、公开到什么程度?

比如,火灾调查始终一家独大的问题。所有的权力和所有的专业力量都被牢牢地置于体制内,当事人、检察官、法官和律师等统统因缺乏专业认知而“集体失明”,错案和冤案怎能最大限度地避免?社会火灾调查员资格认证能不能搞起来?

比如,消防法律法规的部门立法问题。像《火灾事故调查规定》的修改一样,明明消防法规定的是调查认定火灾原因,为什么在认定书中只认定起火原因?为什么单凭消防部队的集体反映和呼吁就直接把灾害成因调查与认定拿掉?下一步我们是不是依然继续沿袭历史的样子去搞部门立法?

比如,消防专业技术人才社会接口问题。为什么《消防技术服务机构从业条件》对消防队伍若干年来培养的大量专业技术人才只字不提?那些只会背书、只会考试的注册者们水平就真的比那些转业的、退休的高工水平高?这些年从队伍里出去的那些人才为什么不利用?为什么不能打开口子让体制内外的人才流动起来?

比如,“双随机、一公开”监管范围问题。监管对象名录库里都包括什么?难道只包括那些所谓的重点单位吗?如果不是,那么是不是包括所有单位、所有场所?是不是包括被综合监管的那些行业部门?是不是包括派出所、街道、社区、物业……?库的界限在哪里?执法人员的工作量如何测算才是科学合理和可行的?

比如,机关部门各个业务口的摆位问题。过去是司政后防,改革后不管怎么定,一些职能还是得有。然而,它们之间的站位是不是需要进一步科学优化和制度明确?怎样才能防止“都说自己最重要”所带来的使劲折腾?怎样才能使基层最大限度地解放出来聚焦主业?

正因为面临的问题很多,所以才需要这场大改革。很多问题表面上看起来很难,实际上只要看准、抓住、咬定青山不放松,用钉钉子的精神去着力解决,问题便会迎刃而解。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方法路径问题,最大的问题恰恰在于认识、意识、理念和观念。认识、意识、理念和观念上的障碍才是最大的障碍。而一切问题的解决都必须从立新破旧的建章立制开始着手并加以具体体现。

一定有些表面上支持改革而实际上却不想真改的人对上述问题提出质疑,甚至还会站出来极力批判、极力狡辩,这很正常,因为这动了他们的“奶酪”。有些人死要面子活受罪,有的人不见棺材不落泪,有些人非得砸了实锤才肯放手,有些人直到死了也不肯悔改。这没什么,这是历史与现实的真实。没错,历史终将淘汰那些顽固者!

改革不是高喊口号,改革不是上课洗脑。改革需要站位高远的深思熟虑,需要时不我待的急迫担当,需要实事求是的面对问题,需要脚踏实地的真抓实干。

一旦看到了问题,离解决的日子也就不远了。只有加快解决这些问题,“化学变化”才能发生,消防改革才能成功。

当然,禅哥的学识非常有限,禅哥不可能把所有的问题都摸得那么准、都看得那么透。正因如此,禅哥才把砖头扔出来,希望那些精玉美石的出现。

改革才刚刚开始,我们应该庆幸赶上这伟大时代!

6
条评论
请写下您的评论评论
评论

霜逝微风2019-09-10 13:39:13
1、党中央、国务院及相关部委已多次明确,改革后的消防救援机构是综合性应急救援机构,而不仅是消防机构。必要时,消防救援机构将与公安、武警、军队等联动协作,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和法律法规尊严。 2、党中央、国务院没有明确规定由其它部委负责的消防监管职权,均仍由消防救援机构负责。 3、除法定消防救援机构编制内者外,其它均属社会消防救援力量(含消防技术服务机构)。法定消防救援机构编制内者一直都有合规的人才培养及队伍建设。社会消防救援力量(含消防技术服务机构)由社会相关行业、企事业单位及个人自主进行人才培养及队伍建设,并自行负责。 4、我国的所有媒体均严格服从党中央、国务院指挥。消防救援优先的原则在目前全民消防救援意识及素质不高的情况下被积极宣传,暂无不妥。 5、目前已明确消防救援机构及其认可的企事业单位(如消防技术服务机构)或个人(如注册消防工程师)有消防技术咨询、培训等职权,并对其咨询、培训内容负责。其它非法的消防技术咨询、培训等情况,人人皆可举报。 6、假设目前的消防技术标准规范过严过滥成立,在这样的情况下,各消防安全主体责任单位及个人都不能守法担责,那取消或减免部分消防技术标准规范后,各消防安全主体责任单位及个人又谈何能自我约束并负责。火灾有大小,哪怕由各消防安全主体责任单位及个人自行终身负责了,但一旦出现重特大火灾事故(大量伤人亡人),岂是一两家企业和几位负责人罚款、坐牢就能承担得起、抚得平的?消防技术标准规范确实有待不断协调、优化、统一,但不能因个别不足而废全部。 7、消防救援过程及结果不完全公开是怕有不法分子借机利用、非法炒作,但对相关利害人可以依申请公开。我国的法治体系暂不主张采用案例法,相关案例只能为政府部门及当事人使用。这不仅体现在消防领域,所有领域均如此。 8、已有相关规定正尝试逐步引入社会火调可能和力量(如注册消防工程师),但需要试点、时间和经验积累,不能一蹴而就。目前的社会消防力量及素质,以及相关配套政策、规定等都还不够、不成熟。法院及法官不必也不可能自己通晓各行各业的知识和技能,会有很多第三方咨询、顾问或专家团队可供其参谋。这些第三方咨询、顾问或专家团队也都在不断发展、优胜劣汰中,也不能一味要求他们立刻都很完美,毕竟人无完人,优胜劣汰也需要时间和过程。 9、消防改革后,应急部及消防局对消防领域的立法立规都很谨慎小心,生怕犯政治错误、历史错误。目前应急部及消防局都只能等党中央、国务院有要求了,再落实这些要求。所以建议很多社会与市场的呼声,都能直接向国务院(如国务院+督察,我向总理说句话等)途径反映,盲目地在有决定权的人的视野外说再多、做再多也没用。 10、不应用纯背书考证甚至挂证者打击所有注册消防工程师。注册消防工程师开考前就已向各消防队、消防单位选拔过认定人选,未入选者应积极迎考,考出风采。“人证合一”的注册消防工程师未来一定是社会消防行业的主心骨。并且,注册消防工程师本来也考虑过“高级消防工程师”层级,原有不少各省消防总队的防火部骨干都已获得。 11、“双随机、一公开”正在试行,还有很多细节问题会及时解决并规定明确的,目的是好的,但不能要求一蹴而就。 12、消防救援机构的内部治理问题,也同样需要时间和经验去优化。如消防设计及施工的监管职权移交住建后,原消防队防火部的职权和救援队之间是否还需如此泾渭分明,消防队防火部与住建部门之间如何协作(一个管建,另一个管营?),都是问题。 13、在我国,党中央、国务院高于一切,所有部门、组织、单位、个人等都应积极响应、适应才能生存发展下去。既然已经改革了,“开工没有回头箭”,积极应变、及时自我调整才是王道。
回复 · 0
2
信仰qr2019-09-09 15:27:44
不明觉厉,废话连篇。
回复 · 0
1
翔云逐月2019-09-08 21:39:50
建议作者还是不要在这里瞎掰!
回复 · 0
1
风流云散2019-09-07 21:57:58
任何一个单位场所都有隐患、任何一个企业老板都在违法是因为消防法规技术标准过严过滥吗?作为消防行业里一个基层的技术人员见过太多为了经济利益不顾消防法规技术标准的事情,只要能糊弄过消防验收怎么花钱少怎么搞。不管设备故障还是功能缺失,只要验收时看不出来就行。
回复 · 0
1
卧起弄书琴2019-09-11 12:29:02
消防本来就涉及公共安全,是强制性的。那些企业、服务机构说的太严成本高只是站在他们的利用角度来发言。作为被他们服务的对象,我相信大家都是很注重安全质量的。为什么就不能站在大众的安全角度多考虑一些呢?假设目前的消防技术标准规范过严过滥成立,在这样的情况下,各消防安全主体责任单位及个人都不能守法担责,那取消或减免部分消防技术标准规范后,各消防安全主体责任单位及个人又谈何能自我约束并负责。火灾有大小,哪怕由各消防安全主体责任单位及个人自行终身负责了,但一旦出现重特大火灾事故(大量伤人亡人),岂是一两家企业和几位负责人罚款、坐牢就能承担得起、抚得平的?再者行业价格战才是证书挂靠的根源,只要证书不要人员无非也是出于企业成本考虑,他们考虑的只是盈利,他人的安全考虑了吗?如果有考虑本来招人的时候就是人证合一的,哪来的挂证?另外没有明确的故障责任划分造成长期的推诿扯皮,故障隐患长期存在,都是利益使然。涉及公共安全的本来就是强制的,企业提的那套市场经济化只是从他们的利用角度考虑,大家都知道服务质量和成本是挂钩的,降低从业人员入行数量和等级要求真可以提高消防服务品质吗?
回复 · 0
0
消防佳2019-09-07 14:24:58
放管服 就看以后怎么管,责任怎么划分……
回复 · 0
0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文章分享
回到顶部